贴近社会

伸出援手,扶危济困

本着“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精神,不论是以动员的方式,还是直接提供经费或传送资源,不论是海内还是海外,在许多历史时刻,隆雪中总为许多经受自然、社会灾害的苦难者伸出援手。两战期间,隆雪中总援助的对象不只是中国灾民,也包括亚洲其他国家如日本。同时,隆雪中总在国内也不断捐助各阶层人民,包括麻风病患、失业者、囚犯、更生人士、五一三难民等等。

1908年,中国广东发生严重水灾,隆雪中总在《马来邮报》刊登广告,举办义演筹款赈灾。
1935年5月2日,《南洋商报》新闻记载隆雪中总成立三十一周年的各种慈善活动,其中包括在1930年全球经济大萧条时组织“失业华工维持会”及收留失业华工、赈济中国各类灾难的灾民等等。
1936年,华民护卫司曾致函隆雪中总,呼吁慷慨解囊,捐助宋溪葫芦麻风病院(今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盖建有声电影戏院所需的八千元建筑费用。同年5月25日,会长杨旭龄发出公函向会友募捐,获得会员陆运日慷慨捐助二千元。
两战期间,中国每每发生重大灾难或战祸,隆雪中总便大力推动海外赈济运动。1938年,厦门沦陷,逾6万难民逃往鼓浪屿,隆雪中总响应鼓浪屿国际赈济委员会,为难民筹款。在那之前,马来亚已连续两年将超过1千50万人民币的善款寄往中国,其中以雪州筹得最多,约119万元。
1939年,隆雪中总副会长李孝式同时兼任“雪兰莪华侨筹赈祖国难民委员会”会长。图为李孝式颁发予捐款者陈以源的礼券。
马来亚颁布紧急法令初期,隆雪中总扮演英殖民政府和华社之间的沟通桥梁。1949年,同时也是联邦立法议会成员的李孝式会长,呼吁英国政府以道理而莫以武力争取底层华社的效忠。1955年,当反共青年联盟警告吉隆坡杂货商勿贩卖任何从共产主义国家中国进口的产品时,隆雪中总挺身而出捍卫商家和民众利益,辩解人民其实已经习惯购买来自中国的廉价物品。
1969年5月13日,吉隆坡市中心爆发严重暴力冲突,许多受难者为华裔劳动阶层。隆雪中总当时拨出一千包米,救济难民。
1969年5月21日,在吉隆坡选后爆发街头种族骚动的一周后,敦姑阿都拉曼和敦陈修信在雪华堂接受来自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和隆雪中总的食粮捐赠,并转送分配到受宵禁影响的区域。
1976年12月15日,莆种双溪锡有矿场发生严重土崩,造成9人丧生。隆雪中总捐助物资和金钱予死难者家属。
1980年8月6日,巴生六英里木屋区发生严重火灾,十六户家庭失去家园。隆雪中总财政张正修代表商会拨出1千800令吉,捐给不同族群的受灾户。
从善不分族群。1985年6月18日开斋节期间,隆雪中总代表宋兆棠前往淡江孤儿院,与儿童共度开斋佳节,并为每位儿童送上青包。
2017年1月14日,隆雪中总福利组在成枫堂举行新春佳节慈善聚餐会,招待老人院的长者,共同分享欢庆佳节的喜悦,以及弘扬孝亲敬老的美德。
隆雪中总福利组在农历新年来临前探访老人院,为孤苦无依的老人家送上温暖。
隆雪中总配合马来西亚日举办慈善聚餐会,邀请孤儿院及慈善团体各族同胞同欢共庆。

立百病毒事件,赈济养猪业灾黎

1998年爆发立百病毒事件,108人受感染死亡,严重影响西马猪农生计。隆雪中总会长林源德登高一呼,动员华社集体救济深受立百病毒影响的猪农,并成立“全国华团赈济养猪业灾黎联合委员会”及担任委员会会长,委派人员着手调查立百病毒对养猪业者的影响,为养猪业者发声。

立百病毒事件爆发后,109个民间团体向有关当局提呈备忘录,要求加速行动及补偿猪农。
隆雪中总会长林源德(左二)颁发抚恤金予死难者家属,右一为前会长颜清文。
林源德会长与其他华团领袖拜访森州禽畜业分会,了解灾情。

医药慈善

自成立以来,隆雪中总一直都站在医药慈善的前线。除了定期捐款给相关医药机构,数位杰出董事、会员同时担任失业者庇护所委员会、医院委员会委员,如同善医院委员会、华人接生院委员会等。会长李延年、董事张士元、张泗清和黄茂桐都曾担任同善医院的主席。

隆雪中总许多董事,包括叶观盛、陆佑、王聚秀、陈春、陈秀连、辛秉、朱嘉炳等人,自十九世纪末即从事医药慈善。
1961年,隆雪中总董事兼同善医院主席张士元为同善医院福利楼奠基石。
1964年,隆雪中总董事兼同善医院主席张士元为同善医院新女医楼开张主持剪彩启用仪式。
耗资五十万元的同善医院李延年楼,其中七万五千元由隆雪中总会长李延年捐助,1974年建竣,1980年启用。
1980年代,隆雪中总会长暨同善医院主席李延年陪同劳工人力部长李三春和卫生部长张汉源参观同善医院手术室设备。

© KLSCCCI 版权所有。